目录
您目前所在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新闻中心
比亚迪失衡:进击的口罩与失速的新能源车
作者:滚球体育    发布日期:2020-05-30 09:55


  【基金经理PK:董承非、傅鹏博、朱少醒、刘彦春等,谁更值得托付?】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,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?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?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?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,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!【投票】

  但“口罩大王”的光环,难掩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表现的暗淡。在补贴退坡的政策环境下,比亚迪最新发布的旗舰车型汉更是腹背受敌。

  很难想象一家正统车企,能在短短三个月内摇身一变,成为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商之一。

  疫情黑天鹅来袭,口罩消毒防疫物资的需求呈几何式增长,车企纷纷宣布跨界“救场”。在上汽通用五菱、广汽、长安等一众选手中,比亚迪显得更为当机立断、果敢迅速。

  据了解,为了完成防疫物资援产计划,比亚迪集结了汽车、电池、电池等多个事业群等3000多名工程师,在3天时间里画出了400多张设计图纸,7天内就完成了口罩机生产设备研发,10天实现量产。

  比亚迪的效率惊艳了业界,实际上在一般情况下,一台口罩机的生产需要长达15-30天。

  截至4月17日,比亚迪的口罩日生产量已达到2000万只,即一秒钟可以生产231只口罩。比亚迪方面表示,截至6月底前,每月供应2亿只口罩。

  有媒体推算指出,比亚迪卖口罩,60天就赚了2.69亿元,在全球口罩需求持续爆发的情况下,未来三个月,比亚迪预计还将从中赚取15亿的利润。

  这一业绩,充分体现了比亚迪在“不务正业”上的潜力。值得注意的是,对比口罩带来的业绩增长,作为比亚迪支点的汽车业务,表现却难尽人意。

  比亚迪发布的今年一季报显示,总营业收入196.79亿元,同比下降35.06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13亿元,同比下降84.98%,远远逊色于口罩业务的表现。

  但是随着疫情好转、汽车市场逐渐复苏,4月28日,比亚迪在第一季度财报中预测,2020年1-6月归母净利润在16亿元至18亿元之间,同比增长幅度在10%至23.8%之间。

  一个清晰的事实是,就算“戴上口罩”,也很难掩盖比亚迪近年来净利润表现的暗淡。数据显示,其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“低头”。

  并且在比亚迪的财报中,政府补助占净利润的比重越来越高。最新的财报数据披露,2019年比亚迪实现归属净利润16.14亿元,同比下滑41.93%。这还是政府当期补助14.84亿元的结果,政府补助的占比是净利润的七成。

  2013年,比亚迪获得政府补助6.77亿元,随后逐年增长。公开资料显示,比亚迪领取补贴的额度,一直位列各大车企首位。

  2015年至2019年,比亚迪均得到了数额不菲的政府补助,分别为20.06亿元、33.49亿元、12.75亿元、20.73亿元、14.83亿元。

  跨界造口罩确实让比亚迪“名利双收”,但也难以挽回比亚迪在新能源汽车销量上的颓势。

  据比亚迪官方数据显示,今年前4个月,比亚迪新能源车累计销售35187辆,同比下降63.79%,其中纯电动车今年累计销售16116辆同比下滑54.42%。

  纵观当下的新能源汽车领域,特斯拉风头尽出,蔚来、理想、小鹏等一众造车新势力来势汹汹。

  早在2008年,比亚迪就推出了全球首款插电式混动车型F3DM;2009年,首款电动车E6惊艳亮相……

  基于多年的深耕布局,比亚迪紧紧把握了政策红利和市场风向,在2014年首次摘取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“桂冠”,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霸榜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。

  随着新能源补贴退坡,市场格局巨变,比亚迪的新能源车开始“失速”。2019年,特斯拉的新能源汽车“横空出世”,一举将比亚迪从榜首拉下。

  近日,比亚迪公布了全新旗舰车型汉的预售价格,从23万的汉DM 四驱性能版到28万元的汉 EV 四驱高性能旗舰车型。值得一提的是,特斯拉的基础车型补贴后价格降至27.155万元,而小鹏P7定价为22.98万元。

  从定价策略来看,比亚迪对汉可谓寄予厚望,试图通过这款旗舰车以扭转新能源车的销量颓势。但业内观点认为,传统车企对抗造车新势力,价格和配置先败一场,市场竞争的残酷也摆在比亚迪眼前——上有国产电动汽车新贵特斯拉Model 3,下有率先上市的小鹏P7,左右还面临一众虎视眈眈的造车新势力。

  疫情之下,全球汽车行业举步维艰,比亚迪也负面缠身——“假复工”风波尚未平息,又被卷入了断缴员工公积金的争议里。

  今年3月,有爆料称比亚迪因“假复工”遭遇员工拉横幅维权。多方报道显示,有比亚迪员工在工厂和总部拉起“我们要生活,我们要吃饭”,“19部新能源客车厂,疫情期间假复工,职能部门视而不见”的白色横幅。

  尽管比亚迪方面迅速出面否定了相关说法,但网络上关于比亚迪员工在疫情期间返岗问题的投诉却越来越多。

  4月21日,一张带有比亚迪公司抬头的《关于受疫情影响深圳住房公积金相关事项审议结果的公示》在网络上流传,该公示显示,受疫情影响,比亚迪公司决定于2020年4月至2020年6月对深圳住房公积金进行停缴,2020年7月起恢复按政策缴存比例。

  虽然此事在比亚迪方面一番不痛不痒的回应中逐渐平息,但结合最近财报表现来看,比亚迪暴露的问题确实愈发尖锐。而王传福频繁卸任子公司,也被视为比亚迪开始正视问题,推动开放进程的信号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王传福已先后卸任多达15家比亚迪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。消息传出后,比亚迪股价应声下跌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这是放权的表现。比亚迪试图赋予子公司以及职业经理人足够的自由度,提高各子公司的市场化程度,从而推进公司提速开放。

  事实上,王传福已经多次向外界透露比亚迪要开放的信号,包括开放电池业务合作、拆分旗下优质业务等。据报道,今年3月份,比亚迪完成了主要零部件业务的拆分,成立了5家独立运营的“弗迪系”公司。4月份,比亚迪半导体有限公司重组完毕,不仅在管理层与母公司切割,同时还启动实施股权激励计划,引入外部投资等。

  这一系列举措,与比亚迪面临的竞争压力与政策市场变化息息相关。近来频频曝出的员工管理问题,以及王传福的用意深厚的“放权”,实则印证了比亚迪面临的问题,已经到了刻不容缓要推进改革的地步。

滚球体育

滚球体育| 联系我们| 网站地图
2017(C) 版权所有:滚球体育